我發現幾件很有趣的事,米格烈寫書寫了15年,他與阿納絲塔夏的家庭生活也在這十幾年間發生許多重要變化,他們的兒子長大了,最初相遇時他甚至擔心孩子生不下來,然而他們的兒子長大成人並為宇宙增加新的資訊;他們有了女兒,而曾祖父離開了人世;米格烈知道小夏一家人原來就是祭司群之一,阿納絲塔夏卻一如他最初相遇時所許諾的,要窮盡宇宙尋找對人類有益的文字組合,要找到原始起源的生活方式,帶領人類穿越黑暗時光,這一切都在這十幾年間做到了。我不曉得俄國的讀者在間隔十幾年間慢慢出書的過程(而且過程中彷彿現在進行式一般參與作者的生活),和我們密集地在五六年間接受龐大的資訊,心裡的感受會有什麼樣的不同。但是今天回想這幾年所讀到的資訊,仍然覺得不可思議。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10/23
2月11日,我們來到了被厚厚白雪覆蓋的祖傳家園(斯拉夫諾耶)。接待我們的有兩對夫妻:丈夫奧裡克與妻子蓮娜,丈夫羅伯特與妻子瑪利亞(此文中譯人名可能會與全稱有出入)。他們平均年紀約50歲左右,每個人身上都洋溢著親切與善意。 曾在莫斯科留學了7年的導遊,以前沒有聽說過這個地方,在他原有的印象中俄羅斯人吸煙、喝酒,甚至喜歡狩獵,大多男性有大男子主義。而接觸了這兩對夫婦後,他說他們的和善顛覆了他以往對俄國人的印象。我在家園裡也的確感受到了短暫的身心淨化之旅,按照我一個隊友的說法:他們的能量很純淨。

Great battles did we overcome between forces light and dark, 我們已打贏了光明力量與黑暗力量間的戰爭, And on our earthly bodies made brave victory its mark, 我們地球上的身體留下了勇敢的勝利者印記, Lo'(look) all hell and evil’s ills yay made it still we through, 看啊,所有的地獄和邪惡疾病我們一起度過難關, Remembering for evermore all that is good and true. 永遠記住一切美好而真實的事物。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9/08
阿納絲塔夏這套書帶給我很大的體悟。 回到「務農」生活並不是解決人生意義的方式,若忙於農務無暇思考,仍然是日復一日地把時間填滿,更覺得日子過得辛苦,到了老年,更是覺得「無用」。...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7/29
看過《鳴響雪松》系列的讀者們都明白:我們必須改變生活方式,並且開始為我們的孩子、孫子和後代子孫們打造「愛的空間」──一座永恆美麗的祖傳家園。...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7/14
黃生平和丈夫劉平(網名「老平農」)住的地方有一些復古,是那種半地下的「土窩」。

 「在土窩裡,尤其是我們那個1.0版,東西向、半地下,上面是現地割的長草,傍晚看著西邊日落、東邊月升,凌晨醒來圓月當空,慢慢聽著周圍從萬籟俱寂到一點點蟲鳴、鳥叫、再慢慢地到拖拉機、汽車的聲音,那種生命的節奏與旋律,真是無法表達。」

...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6/25
編按:此文有稍做修改以便中文讀者閱讀。 原文出處 譯者:蔣維舫...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6/16
在看過這些一公頃土地上的優良房子後,有些人也許會說:「這些人必定擁有雄厚資本,才能獲得這樣的土地,並在上面建造好房子。」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但讓我幫你從其他角度來了解這樣的情形。...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6/08
我們真的有可能自給自足地生活嗎?有什麼必要的條件?應該如何開始呢? 明年,我們的生態聚落米藍奇(Milenki)就成立滿十年了,而我們也從中累積許多經驗……...

祖傳家園/生態村 · 2020/04/29
一些之前住在城市的居民,在普里奧涅日斯基區的扎列西(Zalesy)成立了一個祖傳家園聚落,離彼得羅扎沃茨克(卡累利阿首府)100100公里。瓦迪姆·卡拉賓斯基(Vadim Karabinsky)住在自然的懷抱中將近13年,他在三公頃的土地上建立了祖傳家園,目前正在種植一座食物森林。 祖傳家園...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