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小花和她的園子

未開闢的家園,第一次除草時照的。
未開闢的家園,第一次除草時照的。

或許直到25歲之前,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女生,過著平凡的生活。

讀書、考試、出社會、工作……就和每個人一樣。

或許可以說,我是一個披著平凡外衣的女孩,可心中卻充滿對體制的反動。

我不喜歡學校,可是我得去,我不喜歡考試,但是我得考;我不喜歡家裡的爭吵,可是我得回家……

我不懂生命有什麼意義,也不確定未來的方向,只是按照社會要求的那樣,日復一日地過著……

後來,出了社會,找了一份工作……每天忙茫盲,又找不到意義,在那樣的過程中,心靈逐漸變得麻木,宛如會微笑的機器人,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

那樣的感受變得越來越強烈,我的身體忠誠地按照主人的意志,開始敗壞。

一開始只是食欲不振,後來變成吃不下東西、無法睡覺,雖然找遍了各類醫生、卻沒有起色,只是越來越糟,像是死亡近在眼前。

對當時的我來說,死並不可怕,反而是種解脫,但每天都要忍受身體的痛卻是一件很折磨的事情,我開始計劃著要怎麼自殺、怎麼安排自己的身後事。

當時治療我的老師推薦我看《共同的創造》,我不予置評。
有一次逛書店的時候,順手拿起來翻,不料裡面的文字卻有種神奇的吸引力……

好像靈魂裡有一顆種子,只要一滴露水就足以長成大樹,隨著時間過去,裡面的故事就是不肯放過我!

 

三個月後,我辭職、提著一隻行李箱,開始我的「環島出走計劃」。

我心想:反正都要死了,走之前看看台灣也沒什麼不好啊!而且,我也想知道這本書說的是不是真的,還是純粹鬼扯呢?

我以自然農法、自然建築和實驗教育為主題,展開遍及全台的流浪……就這麼流浪了3年多!(然後再也回不去了!)

最後我發現,不只書裡說的是真的,而且在台灣這個島上,已經有很多人正朝著這方向努力著!

路上實在發生太多的奇遇……

剛出走的時候,我的身體非常虛弱,一下中暑、一下感冒,這裡痛、那裡痛,上吐下瀉,簡直風一吹就會倒下,可我沒有退縮。

在那3年裡,我跟農夫一起下田,看著晨起的天光照遍山野;跟師傅一起踩土團,看著親手蓋的土房子逐漸落成;跟原住民採野菜、蓋竹屋、唱著傳統的歌謠;跟著植物老師一起種樹、救樹;在溪裡抓螃蟹、看螢火蟲漫天飛舞的景象……山裡有取之不盡的寶藏,足以顯示「大地豐饒」。

路途上還遇到了很多自學成材的孩子,他們的眼神透露著堅定、奔放、獨立、還有極強的思辨能力,讓我自嘆不如;
這群連結大地的人們!友善、樂觀、樸實且熱愛分享,不知不覺,心靈也變得開放。我從自然裡學到,像山一樣的深邃,像海一樣的包容。

 

 

一年前的某一天,我跟自己說:我準備好了,要找一塊屬於自己的地了!

天使肯定聽了我的願望。
這時候,一塊又一塊的地就出現在我面前,只是都不是我的。(台灣真的有很多很多荒地)

我就這樣墾荒、在別人的地上打工,但我還是繼續祈求一塊屬於自己的地!

有一天,我的家人突然告訴我,她在深山裡有一塊荒地!

我們一起驅車去看,我摸了地周圍的樹,喝了山泉水……總之經過一番波折,這塊地屬於我了!

不過我也知道,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可以得到一塊地,所以正在努力籌備生態村,讓被傷害或閒置的土地,可以被友善且溫柔地對待。

住進家園已經有6個月了,我正如火如荼地學習各種建立家園的知識,逐步動工中。

而那些噩夢和有的沒的毛病,已經很久沒來騷擾我了…!

新的願望是,能把我家及周邊的土地都變成友善且充滿愛的祖傳家園聚落。

P.S.我家在三峽插角附近喔,有興趣一起共創聚落的人,歡迎跟我聯絡!我的Email信箱

文、圖/王美涵

Comments: 5
  • #5

    拾光雪松出版社 (Tuesday, 03 September 2019 14:38)

    這是美涵的另一個聯絡信箱:a000aaaddd@gmail.com

  • #4

    Iris (Tuesday, 03 September 2019 14:04)

    您好! 我也是無法連上你的信箱,可否能再重PO一個?

    謝謝

  • #3

    Jenny S (Wednesday, 21 August 2019 04:00)

    很棒! 很有興趣自己也找一塊地來實現祖傳家園的夢想~
    有機會可以去參觀你的地方!! 可惜連不上你的信箱? (我無法使用Microsoft 信箱)

  • #2

    Diego (Monday, 19 August 2019 16:21)

    Go go go!
    三峽插角 好酷的名字
    離國家森林遊樂區好近:)

  • #1

    V (Monday, 19 August 2019 09:54)

    V loves U.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