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遠不會太遲,他終於遇見他的阿納絲塔夏

文/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翻譯/戴綺薇

 

在這個新文明中最有意思的事情,便是每個人的命運轉變。


曾經有一位年紀很大的老先生,八十多歲了。他去到一個祖傳家園聚落,民眾在那兒買地、開闢家園。一公頃地要價三萬盧布,在俄羅斯算是很便宜。他只有二萬八千盧布,再多就沒有了。他想辦法用二萬八千盧布買到一公頃的地,在那兒架帳篷生活了兩年,試著栽種花圃、種植果樹。鄰居們前來幫忙,給他一個火爐在帳棚裡取暖,又給他木架支撐帳篷。我一聽說了這位老先生,便去拜訪他並問道:「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你的願景是什麼?你沒有親人,你打算將這一公頃地留給誰呢?你可以在這裡蓋間房子啊!」


他坐在帳篷裡一張自製的桌子旁,告訴我說:「弗拉狄米爾,你遇到了阿納絲塔夏。我要待在這裡,種樹,直到我的阿納絲塔夏來到我跟前。」


他知道沒有人能阻擋他,而他也真心在等待他的阿納絲塔夏。他喜歡寫詩。六個月之後,有一位女子真的去到他那兒。他們倆墜入愛河並結了婚。她是個聰明伶俐的人,建造了一棟美麗的木屋。我去參加他的喬遷之喜,見到她是真心地愛他。


「你們想不想見識一下我先生的外套?」她在聚會裡問道。


大家彼此相望並說:「何樂不為!」


女子於是拿出她丈夫的舊軍裝外套,他曾是衛國大戰役中一位身經百戰的老兵,退伍時官拜陸軍上校,是蘇聯的一名英雄。

 

艾文暨雷莎.朱可夫講述其戀愛史

你是怎麼認識雷莎.雅莉珊德羅夫納的?


艾文.朱可夫:她和她兒子來看我。我就在這間房子的這裡認識她的。雷莎,妳來告訴他們,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雷莎.雅莉珊德羅夫納:我想說的是,自從我看了弗拉狄米爾.米格烈的書之後,就非常嚮往住在祖傳家園。我了悟到,這是生活最主要又最真實的方式──一個長久又快樂的生活。住在祖傳家園的這個夢想,我嚮往了很久。我原本打算要買一塊一公頃大的土地。


我兒子那時住在村子裡,艾文就在附近,他們常聊天。他和小夥子們談天。我兒子和他朋友們幫忙艾文做粗活:砍木頭、鋸木。他告訴我:「媽,我認識艾文,他曾經參戰過。他住在自己蓋的一間小屋,並在這澡堂過了第二個冬天。他在那兒寫詩。」


我自己也愛寫詩。我滿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個經歷過戰爭的人,在那個年紀,會遷居到祖傳家園,又不害怕。他在那兒過冬,在澡堂寫詩。「我想見他。」我說。


於是,過了兩年我就來了,那時我還沒定居在那裡。我兒子以前在村裡有一間房子,我去看他時,他跟我說:「媽,我們去拜訪艾文!我們烤個水果奶油布丁,去喝個茶!」


我回覆兒子說:「好啊,走吧!」


我真的很想見見這個人。對我而言,他是我們那個時代的英雄。


我們是騎自行車過去的。兒子說:「媽,我跟你說,我要去看朋友,拿蘋果給他們,你去跟他聊天。」


就這樣,艾文和我打過招呼後就開始聊天。我對他一見鍾情。


他也不遑多讓,「蕾莎,嫁給我吧!」


當然,我對他的求婚感到意外:「好,讓我考慮一下!」


我們喝了茶。我離開了村子。兩個禮拜後,我又回來,他問道:「妳決定了嗎?」


我說:「好。」


從那之後,我們便在一起了。


我們決定按照米格烈書上的方式舉行婚禮,因為讀了這一系列書之後,我明白在鄰居面前及神的見證下的婚禮的重要性。這場婚禮是非常認真的一步,也是極其莊嚴的一個行動,我告訴艾文:「那……我們結婚去吧!」他說:「走吧!」


我們就在這兒舉行,經過很多籌備,有很多朋友來參加。我們訂在四月二十日結婚。天氣很涼爽,積雪方融。我根據農曆,選了一個適合成家的黃道吉日,四月也是栽種的好時機,有助生根發芽。當然,有許多人從我們這地區的四面八方到來。他們前來協助我們栽種很多植物:60棵松樹、40棵聖誕樹、還有其他樹種──山梨、莢迷、櫻桃……都有了,很棒!


他們特地用刺繡為我們縫製服裝。我在他的襯衫上刺繡。我的禮服是朋友為我刺繡的,我也在過程中一起參與。她們做了一個花環,買鮮花來編製,很漂亮。大喜之日天氣灰濛多雲,但是當賓客到齊典禮開始之後,我感到特別欣喜。宇宙很開心我們有這樣的行動。

 

 

他去世之後,她並沒有將他葬在墓地,而是埋在他的房子旁邊,在他的祖傳家園。每天,她都去墳前和他講話。他們過去總是一起參加地方上的節慶活動,所以每個人都認識他們,也盡可能地給予協助。


你明白事情的發展了嗎?這位老先生延展了他的生命。他不僅延長了晚年,更展開了一個新穎美麗又充滿愛的生命,留下一個美好的祖傳家園。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