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水果行

屬於台灣的祖傳家園意象:未來的水果行
獻給每個想要為後代留下永遠的家園的勇士們。
------------------------------------------
一個男孩趴在櫥窗上,興奮地叫喊著:
「哇!好多水果,好漂亮!」
男孩眼前是在燈光下褶褶生輝的高級水果──包裝精美的蘋果、梨子、葡萄、水蜜桃一個個盒裝展示給來往的人看。
其他像是國外進口的加州李、榴槤、西洋梨,在地的橘子、柳丁、芭樂、火龍果等,也在櫥窗後面的檯子上堆疊成山,供客人檢視挑選。
他在外頭眼神發光的看著每個客人手提著水果走出來,都是不同的水果組合!
他好羨慕能夠提供這麼多水果給大家的人,這是多麼富有的一件事啊!他下定決心,總有一天要成為這樣的人。
「媽媽!我決定了!」
他興奮地上前,拉著剛從水果行買完水果,一臉疲態的母親的手腕。
「我以後也要賣水果給大家!讓每個人都可以吃到我提供的水果!」
「唉,別傻了,你還是讀好書比較重要,現在不要想這些有的沒有的。」聽著孩子的童言童語,母親的只能露出苦笑:「賣水果有什麼用?你以後還是當醫生比較實在,當醫生才能夠賺到很多錢,你每天要買幾種水果都隨便你!」
她並不知道自己方才輕易地敲碎孩子才剛萌芽的夢想,只輕輕地拉起他的手說道:「好了,別再讓我聽到那些有的沒的,知道嗎?水果也買好了,我們進去醫院探病吧。」
「嗯。」男孩默默跟上母親的腳步,但他一邊走,一邊回頭凝視著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輝的水果行良久,久到那畫面深深烙印在他的心裡……
「爸!」
被一陣叫喚給嚇得回神,現在已年邁的「男孩」轉頭看著他的兒子氣喘呼呼的上前,說道:「剛剛已經把那一袋種子放到倉庫了,還有什麼要拿來放的嗎?」
「沒了,就這樣。」他摸摸自己的鬍子,環顧了房子四周,若有所思地說:「對了,我今天要睡這裡。」
「蝦毀?!」兒子一聽嚇得不輕,有點激動地大吼:「爸!你不要再發神經了好不好?你最近才不聽所有人的阻止花光了所有的退休金買了這片山坡,然後又在最高峰蓋了房子,這裡晚上超冷的耶!而且現在還沒水沒電的,你說你今天要住在這裡?」
他也不是不心疼那些錢,畢竟當初是老爸和阿嬤據理力爭,他才能上他想要的大學,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業,他也不好說什麼。
但是一個當醫生當的好好的人,到了60歲突然說要退休,還花了一堆錢買了一個沒什麼生產力的山坡,然後又要住在山上把自己冷死?
這件事情不阻止的話,他會沒辦法原諒自己。
「爸,不要這樣啦。明天我們就會請水電行過來牽水電了,要住明天再上來住好不好?」兒子抱著父親的肩膀,一邊放軟著音調,一邊半推半催促的想要將他推上車:「現在快天黑了,開夜車很危險,我們先回家吧,好嗎?」
「牽什麼水電?!」老人一聽立刻暴怒,他立刻停下來和兒子對峙:「你要到哪裡牽水牽電?你想讓我整片山坡都充滿電線和水管嗎?別亂出主意,我的地,我自己想辦法!」
「好好好,我不叫人就是、我不叫人就是…….」兒子露出介於可憐兮兮和尷尬的表情,好聲好氣的說:「但是今天跟我們回家,等這邊都整頓好了、春天也來了,再來這裡住好不好?現在太陽下山之後溫度都很低……」
「沒什麼好擔心的,只是住一天而已是能冷死我不成?」沒好氣地望了一眼兒子,他嘆了一口氣,用力的抱了兒子一會,接著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我已經為這件事準備了很久,別擔心我,好好照顧你的妻小,我不會這麼快死的。」
「但是爸──」
「放心吧,這邊不用電我也可以活得很好,哪邊有乾淨的溪水我也都知道。」摸摸自己的鬍子,老人接著說道:
「只是可能要請媳婦多擔待點,每三天幫我送一次菜過來,因為我還沒辦法馬上處理好一切……」
「爸!你該不會要住在這裡一輩子吧?」兒子又不禁大喊起來。
「你管這麼多幹嘛?去、去。」老人把兒子推進駕駛座,還順便系上安全帶。
「不是說開夜車很危險嗎?那就趕快下山去!我現在要進去忙了,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說完,不待兒子回應,便逕自拿著竹簍進到森林內撿薪柴了。
兒子固然擔心,但接下來的日子他都不被允許到山上看父親,只能透過妻子的傳達得知他最近的消息。
「你爸請挖土機來把山坡弄成一條一條的,對!就像大伯他們在種茶樹這樣。」
「今天你爸請了好多人在坡上種小苗,我也帶兒子女兒一起去玩了,你看,他們都累壞了呢。」
「我剛剛送菜過去,看到你爸剛蓋了一個堆肥廁所,還展示給我看耶,他怎麼還有體力做木工啊?好厲害喔!」
「你爸在山上種了好多菜,我看他還幫豆子架個了支架,他到底什麼時候去學了這個啊?」
「對了,」兒子正坐在客廳吃妻子切好的水果,一邊看著電視。只見妻子從廚房探頭出來,擔心的說:「你爸今天叫我不用再送菜給他,說什麼已經把一切都弄好了,他到底怎麼了啊?」
他差點把還沒咬碎的芭樂吞下去,險些噎死。
隔天他就排開所有事業上的事情,開車上山。一到現場,他就見到在太陽底下微笑著收割菜葉的父親。
他多久沒看見父親笑過了?
自從母親罹癌過世後,他就很少顯露出表情,也是那個時候他就辭去醫院的工作在外頭開了一個診所,然後把所有的空閒時間都花在他所謂的「興趣」上面了。
這讓兒子把原本想要說的話吞下去。
「爸,我來了。」他緩緩走到父親旁邊。
「唉!不是叫你先管好自己的事業嗎?」老人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塵土,抱著一堆收割好的蔬菜走過兒子身邊。
「算了,既然來了就好好參觀一下吧!」他笑得像孩子:「讓你知道我這一兩年都是怎麼生活的。」
他帶兒子參觀了他親手製作的堆肥廁所;和其他人討論,合力製作的三口爐;自己牽線架設的小型太陽能發電器;自己做的層架,還有半地下的儲藏室以及充滿綠意與生物的小池塘。
接著他帶兒子到梯田區,瞭望整個山坡的樹林,剛種好的果樹還小,但已經有些正在開花,並結出小小的果實,在太陽的照射與微風的吹拂下,綠色的樹葉與各色的花交織出生動的景象。
仔細地聞著由山谷吹上來的風,還能夠嗅得到花香。
「兒子阿,我不會期望你理解我,」共同看著這片景色,老人勾著兒子的肩膀,微笑說道:「但你老實告訴我,你覺得美嗎?」
「……這裡以後應該會變成一片很漂亮的森林吧。」看得目瞪口呆,兒子開始想像如果未來退休生活在這裡,該會是什麼模樣。
「但是,這片山谷這麼大,要怎麼巡視啊?每天爬上爬下很累吧?」
「哈,就只會瞎操心。」老人狡詰一笑,拍拍兒子的肩膀,他大拇指指著旁邊樹上掛著的木製凹盆。
「來玩玩我最近剛做好的新玩具吧。」
「啊啊啊───!」兒子放聲尖笑,因為他正坐在老爸自己做的滑草盆上,從充滿枯葉的通道滑下來,被底端架好的網子給擋下來。
原來老人不只做了梯田,還在每個梯田的內側做好可以下滑的斜坡,可以讓人坐在滑草盆上下滑,這樣每巡完一層就可以直接滑下去,也不會傷膝蓋了。
「怎樣,好玩吧。」老人站在旁邊的樓梯上抱胸笑著。
「呼,超好玩的,這樣我也想住在山上了。」
看到老人臉上露出「別想來打擾我」的表情,兒子連忙轉移話題:「那這條直直通往家的階梯也是你一個人做的嗎?」
「怎麼可能。」老人用鼻子噴了口氣,笑道:「我一個人哪有辦法,當然是找了很多朋友一起完成的。」
老爸能一個人自給自足在山上生活,那還有什麼他辦不到的事情?所以當兒子聽到他的父親和一位常來登山的妙齡女子結婚,而且9個月後他遲來的弟弟即將出世時,他也不感到驚訝了。
時光飛逝,三十年過去,也邁入中年的兒子準備上山收拾父親留下的遺物,照理來講弟弟應該會想要這塊土地,畢竟他和老爸生活了那麼久,應該會想要整塊土地的所有權才是。
但他是這麼說的:「父親已經將一切都教會我了,我能夠創造自己的家園,和媽媽一起生活。但大哥你不行,所以父親把一切都整理好,就等你進來住了。」
他對這個弟弟沒有什麼意見,就是覺得他有點太超齡了,很不像個年輕人。
「對了。」從地政事務所離開後,臨走前,弟弟回頭囑咐他:「父親在床頭櫃裡的木箱子留了東西要給你,記得拿出來看喔。」
是什麼東西那麼神祕?追問了弟弟,他也只是笑了一下就離開了。為什麼偏偏就這點學到老爸的真傳?
小樹苗經過了時間的洗練已經長成大樹,從遠方看向家園的山頭,已經沒辦法與其他的樹林分辨哪塊才是屬於他的地方。
在離家園有一段距離的馬路旁下了車,走到家園裡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感受所有草木的芬芳都吸進了鼻腔,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他不是很常回來,但每次到了這裡都有種很安心、很像被母親擁抱的幸福感。
老爸在山坡上種了各個樹種,幾乎都是果樹,自從老爸在山上定居了之後,他自己就再也沒有買過水果了,而且還香甜多汁,搞到現在自己的孫子也都不買外面的水果,每次都嚷著要爺爺寄水果給他們。
看來這個工作要輪到自己做了。兒子嘆了口氣。
依言走到爸爸的床頭櫃,他打開木箱子,裡頭只有一個上鎖的木盒子和一把鋼製鑰匙。
他用鑰匙將鎖轉開,木頭的香氣立刻撲鼻而至,打開裡頭是一頁頁白皙的紙,和手寫的文字。
喔,原來這是一本書啊?
他不禁坐在床沿,閱讀起裡頭的文字來。
『親愛的兒子:
如果你看到這本書,那代表我已經離開人世。這片土地只留給你,沒有其他的原因,只因為你是個令人操心的孩子。
從小你就不是個很擅長講出自己想法的孩子,每次都默默忍耐,還記得當你第一次說出自己不想要當醫生的時候,我是多麼為你感到高興。
雖然你的事業我不是很贊同,但你也努力去做了,一生為自己決定一件事情,而且持續不斷,這就是人生最大的喜悅。
我不希望我的夢想打擾到你的事業,所以不讓你參與我的生活,希望這些年來沒有讓你感受到被冷落了才是。』
「不會的,老爸,我一直感到很幸福。」抑制住眼眶的淚水,兒子呢喃道。
『小時候我有個夢想,希望能做個水果行老闆,賣給每個需要水果的人,帶給他們快樂。
能夠幫助他人,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雖然結果你已經知道了,我做了另一個能夠幫助人的職業,但最後還是沒辦法幫到你媽。
當她離開人世後,我便不斷思考──這就是我要的人生嗎?我要一輩子過著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的生活嗎?
在那個時候,我回想起你母親告訴我她看了一系列書,說她退休後想要建立祖傳家園,和家裡每個人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
我那時候太忙了,沒有時間和她一起規劃。我從她的書櫃裡翻出這一系列書,我從這些書裡找到我人生該走的路──我找回我的夢想。
兒子,我懇求你也把這系列書看完,就當作是我的遺願吧!《鳴響雪松》系列書籍會讓你重新思考你的世界觀與價值觀,也會明白我為何要將整片土地留給你,而不是分一半給你弟弟。
基於我的夢想,我打造了一間水果行──活著的水果行。會選定山坡是為了能夠種植不同海拔的水果,為了能夠讓每個果樹都長得好,我找到了這片向陽坡,你知道要讓每個果樹互相搭配而不會搶奪養分,我做了點分配,相信以後生活在這片山坡的你也可以明白,這就當讓你以後自行發現的秘密吧。
最下層我種了一顆榴槤樹,但可能海拔太高了,她一直都沒有結果。但她實在長得太好了,我一直捨不得砍掉她,這棵樹的去留就交給你決斷,你知道我不喜歡做這種殘忍的選擇。』
「哈,難道我就會喜歡嗎?真是的……」老爸說的是山底下最大顆的樹吧?每次孫子來玩最喜歡到那棵樹下休息、盪鞦韆,這麼一個現成的玩具,怎麼捨得砍了她啊?
『這片山坡上的水果僅僅給我們一家五口實在是太多了,我和你弟弟在山腰擺了一個誠實小舖,你不用去顧,只要定期把多餘的水果矲在那邊,偶爾去收個錢就行。我們都自己賺錢這麼久了,也不會在意價格賣得不好,或是有人偷零錢這件事情,對吧?
如果能夠讓吃我們種的水果的人能夠開心起來,這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叨叨絮絮寫了這麼多,兒子,我希望讓你知道,我給你的這片祖傳家園已經很好了,但能夠更棒,我相信你有能力能夠讓她變得更好、更完美,我相信你能夠做得到。
也只有你能做得到。
最後,我必須要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新媽總是告訴我要把心裡的話講出來,這樣大家才會了解, 但是,唉,你跟我是什麼關係,兒啊,你是明白的吧?
不過既然我已經答應她,我就會寫下來,我要說的是──
你是我最棒最值得驕傲的兒子,我愛你。』
「……死了才說有什麼用,臭老爸。」摀著泛酸的鼻頭,他將書本移開他的視線。
走出屋外,他站在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和父親一起眺望山坡的地方。
如今吹來的谷風多了樹木的清香,以前能一望無際的梯田變成鬱鬱蔥蔥的樹影,彷彿能無限延伸下去。
「爸,我會好好管理這片土地的,我答應你。」他不禁閉上眼睛,讓充滿香氣的谷風吹拂他的面頰,也帶走眼角的水珠。
「我也會讓我的兒子、孫子,都知道你的事蹟,不會將你忘記。」
「謝謝你相信我,老爸,我也愛你。」
彷彿從遠方來,芬芳的谷風帶著強勁的氣勢吹往天空,但那風並沒有帶著一絲寒意,而是溫暖得讓人彷彿置身在幸福的雲端裡。
兒子露出彷彿孩子般的微笑,因為他知道他說的話,父親也已經知道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