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富足──如何不依賴商店買的食物過活

 

訪談俄國別爾哥羅德州祖傳家園的女主人塔提雅娜.安尼可夫

 

 

編按:無論是以同居共財為主旨的歐洲生態村,抑或兼具公有私有的俄羅斯生態村,發展已逾20年;生態村所重視的生態環境、小農友善農法、蔬食低碳的生活觀、身心靈的喜悅與自由、合作以邁向自給自足的永續可能性,受到主流社會的諸多關切,低碳低耗能且高品質的生活,究竟如何達成。許多讀者對生態台灣季刊前幾期所介紹的生態家園,其所建立的自給自足的安居生活,希望能有更多的細節與生活畫面,因此本期特別介紹俄國別爾哥羅德州祖傳家園的生活。所謂真正的富足的達成途徑之一,有別於目前全球化商品化的世界模式,而是來自在地環境且依時序所發展出另類獨立生活方式。

 

我們正談到食物的自給自足。 伊戈爾和塔提雅娜.安尼可夫,在九年前遷入他們的祖傳家園。現在他們擁有一個兩公頃的農場。


記者:請告訴我們你們吃些什麼。


塔提雅娜:我們吃所有自己種植的,大地所賜與我們的食物:如夏南瓜、黃瓜、番茄、白蘿蔔、小紅蘿蔔、金瓜、包心菜、胡蘿蔔、黑麥、小麥等等。我們也吃水果:蘋果、梨和李子;漿果:櫻桃、草莓、覆盆子、葡萄、沙棘、山楂、甜瓜和哈密瓜;堅果:榛果和核桃。我們飲泉水或井水。


此外我們還自己養雞,雞也生雞蛋給我們。我們不吃肉,所以雞都得享天年。另外為了過冬,我們製作蘑菇乾、蘋果乾和梨乾,我們甚至試作番茄乾和黃瓜乾──沒料到它們嚐起來非常可口。而且我們也醃漬水果。

記者:你們種馬鈴薯嗎?


塔提雅娜:不,我們完全排除了馬鈴薯,我們用菊芋和白蘿蔔來替代。馬鈴薯是個非常勞力密集的作物,除耗用很多時間外,我們也不想對付科羅拉多馬鈴薯葉甲蟲,我們認為花那功夫太不值得。菊芋是一個絕佳的替代品。

 

記者:請和我們多說一點。


塔提雅娜:我們甚至不需重複種植菊芋了,打自我們初次種植後,現在我們每年只須挖它出來即可。我們將它存放在地窖裡,並混在沙拉裡吃,生食或煮熟都可,煮熟時,令我們想起馬鈴薯的味道,但更甜些。

記者:你們可能得種很多份量,以確保秋、冬和春天都會有足夠的食物?


塔提雅娜:根本不需要。早先我們以為我們需要很多,所以種了很多作物。但現在我們體會到,比如,胡蘿蔔和白蘿蔔各種一排就夠了。當你有甚多其他一切作物時,種二十顆包心菜已是綽綽有餘了。我為過冬種下十顆南瓜,如是而已,你並不每天都吃啊。金瓜及其他一切作物也如是。


記者:種食物很耗時間嗎?


塔提雅娜:不,並不耗時。正如阿納絲塔夏解釋過,重點是按其時序種植一切作物。


記者:我知道你們的蔬菜可保存到春天,有些甚至可存到夏天。

塔提雅娜:是的,我們把蔬菜存放在地窖裡,或在屋內。金瓜在地窖裡不易保存,所以我們把金瓜和夏南瓜放在房子裡。它們可保持原樣一整個秋天、冬天,也往往直到春天,取決於它們有多成熟。


記者:你們如何決定夏南瓜或金瓜是否成熟到適合長期儲存?因為通常當你買南瓜或從花園採收時,它們保存時間並不長。


塔提雅娜:這是因為夏天時,我們採收嫩夏南瓜當食物,當皮還是嫩的時候就採收。你需要根據以下手法來決定其成熟度:你將你的指甲掐入南瓜皮,如果它是硬的,會穿不透,這意味著這蔬菜已夠熟,可以採收了,且可保存很長時間。然後,當要食用時,當然必須去皮。如此瓜肉可保持美味多汁。它可生吃、可蒸、油炸和煮成南瓜果泥。

 

記者:其他一切作物如何儲存呢?


塔提雅娜:胡蘿蔔、甜菜、白蘿蔔、小紅蘿蔔和其他所有根類蔬菜都在地窖保存過整個冬天、春天甚至可保存到夏天。地窖溫度稍高於零度──我們特別裝修過,加了絕熱且上了兩道門,所以在那兒什麼都不會凍結。

 

蘋果也儲存在地窖裡。我把洋蔥和大蒜放在閣樓上,它們在那裡結凍了,後來我將所需的份量移到房裡,解凍後,和凍結前一模一樣,我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區別。這樣,它們可一直保持到春天到來而沒腐敗、沒發芽,也沒起皺。


記者:麵粉怎麼處理呢?


塔提雅娜:我們種植自己的小麥和黑麥。我們有一個玄武岩磨石的木碾磨機,任何種類穀物的磨碎都可在它上面完成。所以,我們吃自己製作的麵包,而那風味是雜貨店所賣同樣的麵包所無法比擬的...…


記者:你們吃什麼甜點呢?

 

塔提雅娜:哦,這個嗎,我們可都是甜食愛好者!當然以蜂蜜為主。我們也吃乾果──我們製作蘋果乾、梨乾和葡萄乾。我還用蜂蜜烘烤出小甜吐司,它變成一個介乎小甜麵包和餅乾之間的美食。


我們也有自己的食譜:蜂蜜浸日本貼梗海棠。貼梗海棠酸味像檸檬,其香味也非常相似。我用擦菜板將它磨碎,與蜂蜜混合後,放在罐子裡再置入冰箱。要點是不能用蓋子密封,只需蓋上乾酪布或一塊布,讓它可以呼吸。如此就可如你所願的原樣保持一年或更長時間。這美味的佳餚甚至對感冒都可緩解,若作為甜品,就加在茶裡取代檸檬,而在夏天則權充為好飲料──只需用水稀釋後,它就正如同蜂蜜浸沙棘一樣速效的解渴飲料。


記者:請跟我們多聊聊蜂蜜。你們有自己的養蜂場嗎?

塔提雅娜:是的,我們有自己的蜂房:有數個蜂巢和一個樹幹蜂巢。伊戈爾以尼龍釣魚線製作了養蜂的框架和一木製搖蜂蜜桶。總之,所有的設備都在確保蜂蜜不會接觸到金屬。我們將蜂蜜存放在雪松桶中,並用蠟密封。但我們會將大多的蜂蜜留在蜂巢中,而直接從蜂巢裡吃。它在那兒保存地更好,總是新鮮和可流動的,也就是說,它不會變硬,也不會結晶。

記者:你們在雜貨店買些什麼食物呢?

塔提雅娜:鹽和蘇打水... 有時我們必須額外買些黑麥麵粉和榖物的外殼。

記者:你們從哪裡得到植物油?

塔提雅娜:我們有一位務農的朋友,我們從他那買到向日葵種子,並在他的設施榨油。但是我們不跟他一樣用高溫榨油,我們冷榨出我們的油,以保持所有健康的性質。

記者:吃自己的食物有什麼感覺?

塔提雅娜:哦,這是無與倫比的!初始時我們還懵懵懂懂的,但是現在,在徹底轉換成吃自己的產品後,我們才感覺到有所不同。比如說,你去造訪那些也一切自給自足的人,或者更糟糕的是去商店逛了一趟,然後你回家反思著,「為什麼我要吃那些別人的東西?」拒絕不吃也有點奇怪,但你吃了一些,會立即在你嘴裡、胃裡,或你整體心情裡感到不舒服。

記者:嗯,最後,請給想踏上土地但又害怕的人一些臨別贈言,讓他們可以跨出這一步。

塔提雅娜:大家應該要肯定自我,自己應有決心能夠成就一切事情。在未曾克服這恐懼之前,沒有甚麼對他們會有效。同樣的,當我們初來到這,我們也沒能力做任何事情,但會嘗試去做所有的事情,因為環境所逼,又沒錢,現今每個踏上土地的人財務都佶倨,很少有人有充裕的財源。所以,放膽走上土地,不要害怕任何事情,凡事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步解決,你會意識到這是多麼地棒──能獨立生活、不買商店的商品、不依賴任何人、吃自己種的所有食物!

轉載自生態台灣,2018.01 第58期

 

文/圖:THE EARTH - Online Monthly Newspaper of the "Ringing Cedars" movement.


譯:周二南(太陽光電/技術長、環保蔬食聯盟/研究員)

英文翻譯版權所有